開戰時刻-全民討黨產的戰鬥

2000年的政黨輪替,並未使長期執政而暫時下台的中國國民黨有所反省或改革,原因不是它掌握國會的優勢,而是該黨仍然擁有龐大的違法取得財產,可以凝聚其黨員繼續興風作浪,伺機反撲。倉卒上台的民進黨不能把握時機下令清算、凍結該違法取得之黨產,迨國民黨積極出脫後,才來指望立法院能制定「黨產處理條例」,使其得以「依法」行政,催討黨產,實痴人說夢、緣木求魚。惟在全國各界對催討黨產皆束手無策,亦毫無效果之際,原國發院地主們已委任律師,透過行政爭訟與民事訴訟的手段來討回公道,而這一招顯然合法又有效,響起了催討黨產的戰鬥之號角,我們謂之「開戰時刻」-全民討黨產的戰鬥。

話說位於木柵區原國發院的土地,即是大名鼎鼎的蔣介石「木柵行館」所在地。想當初蔣氏政權敗逃來台,其徒子徒孫們即在此處霸佔地主們的土地,興建了一座臨時的「蔣公行館」給蔣介石歇腳;1950313日,蔣氏在該行館發表了著名的「復職的使命與目的」一文,親言:「我們中華民國到去年年終,就隨大陸淪陷而已經滅亡了。」故該國發院的土地實具有非常重大的歷史意義。它證明了兩件事實:一、中華民國政府已於1949年底被消滅了;二、1950年後在台建立的蔣氏政權,不管它的名稱為何,已經與1911年在中國南京成立的中華民國政府無關了。

蔣介石發表了對台灣深具歷史意義的「中華民國已經滅亡了」之講詞後,即移鑾草山行館及士林官邸住居,將該木柵行館改為國民黨革命實踐研究院(後又改稱國發院),繼續霸佔該土地。其中葉姓地主懇求國民黨依法價購或租用其土地給付租金,國民黨乃於1954年以一年800多元的象徵性租金租下葉姓地主1820坪的土地(地主每年應繳之田賦等稅捐1400多元,每年還要倒貼600元繳給國民黨政府);惟1957年租期屆至時,國民黨又回復強佔者之本色,既不繳租金,亦不返還該土地,任憑該葉姓地主如何哀求皆置之不理。1962年元月間,國民黨中央大概聽膩了葉姓地主一再地到處上書陳情,有損其威信;然又不能不顧輿情,一槍把葉姓地主給斃了,遂指派該黨中央委員郭驥率領四名武裝人員,脅迫葉姓地主以每坪105元之賤價將該土地賣給國民黨。葉家雖於槍口下不得不簽字出售,卻也絕不收受該象徵性的19千多元土地價金,坐實了國民黨確係以強取豪奪的方式霸占國家、人民財產之統治集團。惟該統治集團大概仗勢其黨國無上權威,認為根本不必遵守中華民國之法律,竟將前開強奪得來的土地,登記在「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此一不具備權利義務主體之團體的名義上,致該所有權之移轉登記自始、當然、確定的不生效力;故於法律上而言,該土地所有權仍屬於原來地主之所有。之後縱使國民黨於1989年完成「社團法人中國國民黨」之法人登記,而將系爭土地更名登記為該黨名義,仍未能取得該國發院土地之所有權。

(2005)107日,新任國民黨馬英九主席不顧清議,強行將該國發院土地以43億元的價錢賣給了元利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並在出售之前,利用其台北市長職權之便將地目變更為建築用地(先前為機關用地),方便財團再炒作圖利。原地主們第二代子孫接續其父祖輩之戰鬥,展開催討國民黨黨產之艱鉅任務。惟因立法院制定「黨產處理條例」短期內仍屬不可能,監察院又遭廢止,尋求司法救濟遂成為唯一途徑。

地主們之一葉先生目前委任陳達成律師向台北地院民事庭對中國國民黨及元利建設公司提起返還土地之訴訟(起訴狀詳見新台灣黨網站 http://www.formosaparty.org.tw),該訴訟除可突顯國民黨在台執政時期,利用黨國一家之權力巧取豪奪台灣人財產之惡形惡狀外,若順利討回被強佔之黨產更可斬斷國民黨黑金勢力之根基;衍生的全國性催討黨產活動必能真正使中國國民黨徹底地反省與改革,使台灣社會之亂源消失。惟因民事訴訟之提起,須繳納0.66%的裁判費(逾十億之故),即28百多萬元,並非原地主們所能負擔;雖委任律師於本案起訴同時,聲請受訴法院能裁定暫免繳交該裁判費,然能否准許尚在未定之天,謹就本案之提起,向台灣社會各界呼籲:

一、透過司法判決是目前合法、有效可以催討國民黨黨產的唯一手段,請各位正義之士惠予支持此項活動。

二、透過本案的進行,多少可以嚇阻財團購買國民黨的黨產,不便其繼續脫產。

三、請其他國發院的地主們,或所有曾被國民黨強佔財產的台灣人能一起來參加訴訟。

四、請民進黨政府能就所有被國民黨竊佔的國有財產一一訴請法院判決返還,「依法行政」的法,不是只有「黨產處理條例」,其他的法律也是有強制力的。

 

陳達成律師

台北市士林區士東路20037

電話:0932-388176